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西方社会 > 文章 当前位置: 西方社会 > 文章

压迫与反抗:日本那些“躺平”的大龄剩女

时间:2021-06-0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朱老师导读:“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还是《共产党宣言》那句老话,今天依然激动人心。在无道缺德的经济社会,全世界的穷人、无产者、知识分子处境都差不多,一样是朝不保夕,没有希望的绝望,没有未来的苟活着,最大的伤害来源于生存压力、自卑和无归属。

有人说:“朱老师说话总爱居高临下,不接大众地气。”天道下济而光明。不是朱老师居高临下,而是你们太接地气了,心中有无共产主义信仰说不清楚,口喊坚持左中右杂社会主义之一,总是为官僚、富人、精英、强盗、骗子及其现实不合理制度说话,生怕被他们知晓你们有什么别的想法,而失去在旧时代人肉宴席上吃肉喝汤的机会。

导师教导我们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只有积极参加共产主义现实运动,人民有新共产主义信仰,国家才有现实巨大力量,民族才有希望和未来,才能够让老百姓过上有公平正义、五大保障、健康幸福的现实生活。



压迫与反抗:日本那些“躺平”的大龄剩女

小春读书  2021-06-01

“我以为自己比一般人更努力,可是等我反应过来,周围的人已经事业有成、有丈夫、有孩子了。可能因为我努力不够吧,一想到这点,我就非常痛苦。”

川口澄子女士(42岁),家在四国地区,一直以来的优等生、好孩子。她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一边在篮球部训练一边忙考前复习,还一次就考上了关西地区很难考上的私立大学。由于父亲去世,家中并不宽裕,她一边打零工赚房租,一边担任着橄榄球部的经理。

“打工、社团活动和学习把我忙得不可开交,但我觉得很充实。上大学后我才发现,有些事情再努力也没用,女性会因为外貌和身材被别人指指点点。有的女性可以仅仅因为漂亮可爱就广受欢迎。上高中时,我还坚信人只要努力一定有回报,很久之后才明白过来,原来世界并非如此。”

后来,川口女士在求职中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挫折。她开始求职的时间是1995年。那年发生了阪神大地震,还有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就在几年前,泡沫经济崩溃,招聘也从卖方市场瞬间堕入了超冰河期。
 
川口女士希望发挥自己的英语特长,便去应聘了旅游和航空行业,均以惨败告终。在求职后期,她甚至不问职业广撒网,却依旧不顺利。


 大学毕业后,川口女士不得不一边打零工一边找工作。

“我觉得,要是回到只有母亲一个人的老家,我可能再也去不了大城市了。我很爱母亲,不希望让她担心,所以想进入一家有名的大公司让她放心。”

其后,川口女士又不拘泥于大企业,继续寻找,最终收到了一家大型旅游公司旗下的活动策划公司发来的offer。那里无论男女都只招聘综合岗位,任何人都可以发挥特长。

“那份工作让我很受用,因为我原本就想找一份英语类的工作,但是,经常需要休息日上班,每天加班到晚上9点是常态。因为公司氛围偏向体育社团风格,往往通过训斥和激励来培养新人。公司会把重要的工作安排给新人,新人压力也非常大。但是我精神比较脆弱,每次有重要活动时,都会在事前搞垮身体。前辈的斥责让我很痛苦,甚至因为压力而得了荨麻疹。”

最后,川口女士只在那家公司待了三年。身体状况在她离职后马上有了好转。于是她开始重新找工作,不久就在大学谋得了岗位,负责接待外国研究人员和留学生。

“我被那份工作的内容吸引了。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岗位不是正式雇佣,而是签三年合同的合同工。当时非正式雇佣还不像现在被视作问题,我觉得三年之后再找工作就好,便高高兴兴地去应聘了。”

这份工作的薪水比之前少了很多,但是胜在有奖金,足够维持川口女士的独居生活。三年合同结束后,川口女士又成了另一所大学的合同工,这回是教授秘书,合同期限为五年。那份合同结束后,她又在另一所大学待了五年……经过几番辗转,她现在依然在某大学做教授秘书。

“等回过神来,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每次合同结束,我都想找一份正式工作,但是考虑到劳动时间等因素,我又会心生迟疑。我已经离不开大学这个温水池了。”

川口女士以合同工身份工作的十年间,大学的雇佣条件不断恶化。在一连串的行政改革浪潮中,国立大学成为国立大学法人,越来越多的岗位成为临时工,还出现了“官制穷忙族”这种说法。川口女士的工作待遇也随之恶化,工资中不再有奖金,现在的月收入不足12万日元。

“因为不在首都圈,房租比较低,只要争取每顿饭都自己做,就能勉强支撑。但是这样一分钱都攒不下,所以理所当然会担忧将来。”

但是,川口女士目前最担心的是,现在这份工作的合同可能还有半年就终止了。

“我现在辅助的那位老师半年后就要离开教研室,那时我就没有工作了。虽然我跟大学签的合同还有一年,但有可能突然终止。我现在已经过了40岁,没有任何正式雇佣经验,不知道能否找到下一份工作。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担心得睡不着觉。”

老家的母亲不仅不知道她可能还有半年就要丢掉工作,甚至对她一直做合同工的事情也一无所知。川口女士曾经有过几次成为正式员工的机会,但她觉得都被自己白白浪费了。
 
“大学定期会举行转为正职的考试,我也去领过申请表。可是考试的通过率非常低,我冷静一想,同样是转正,人家肯定更愿意选择年轻人……进入社会以来,我什么建树都没有,一直混到了现在。所以我不禁怀疑,像我这种没有丝毫附加价值的人,真的能找到立足之地吗?”
 
假设现在这份工作结束后,川口女士能找到另一所大学的合同工岗位,那也必须在三年或五年后重新寻找工作。当她45岁、50岁时,还能找到愿意雇佣她的地方吗?不安无止境地向川口女士涌来。
 
“没有稳定的工作,也没有成家……我现在没有一样能让自己踏实的东西,太痛苦了。”
 
而这种无法向人倾诉的痛苦也把她逼到了极限。
 
“老同学都结婚了,正忙着带孩子。她们这么忙,应该不想听我倾诉我可能很快就要丢掉工作的事。我有时也会跟朋友见面,但还是感觉我们处在不一样的世界……不过大家可能都差不多。朋友虽然表面无所谓,其实可能也有很多烦恼。我们在一起只会谈让人开心的事情,但是会随时调整话题,避免触及深层部分。
 
川口女士说,她为年近四十却没有结婚生子而感到自卑。
 
“我不希望别人可怜我,所以完全不把那种情绪表露出来,而是假装自己在享受独身生活。但实际上,我心里特别痛苦。尤其是别人为了照顾我的情绪,刻意绕开婚姻和家庭话题的时候,我会很受不了。”
 
川口女士从未对结婚产生过焦虑。因为她觉得不管早晚,只要时候到了自然就会结婚,而且也没有把结婚当成幸福的唯一形式。她认为,对工作胸怀抱负,从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并追求自由的“单身女王”生活其实也不错。
 
“但是快40岁的时候,我开始预感到今后可能没办法让母亲抱上外孙了。既然没法让她抱上外孙,那至少要把工作稳定下来,好让母亲放心吧,但是也不顺利。我曾经以为工作、婚姻和生育都会顺其自然,万万没想到“顺其自然”竟会这么难……”
 
川口女士的故事源自饭岛裕子撰写的《日本贫困女子》一书,该书被称为21世纪女性生存现状实录。饭岛裕子对47位女性的访谈调查,直击日本的贫困女性这一群体,对她们的生存现状、就业与婚育状况进行了详细考察。结果发现,与男性始终处于社会焦点相比,女性往往被边缘化,进而被遮蔽在巨大的阴影之中,特别是贫困女性群体。贫困成为女性独立需要直面的首当其冲,并且血淋淋的残酷真相。
 
阶级分化越发明显,日本女性,尤其是大龄单身女性生存现状令人担忧,她们要么死死抓住正式员工的岗位一直到身心受损,要么只能从事非正式雇佣工作与贫困为邻。这些女性并非能力低下,也绝非努力不足,她们甚至把自己逼到罹患疾病,可谓拼尽了全力。
 
日本大概有35%的成年人单身,早在2018年,中国的单身人口,就已经超过了2.4亿人,中国正式成为“单身大国“,超过36%的单身女性选择不婚,对于婚姻的全新观念,正一点点地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但是相比于日本男主外与企业”雇佣制“文化相比,日本女性选择权相对局限,所谓全新的婚姻观念与低下的生育率何尝不是血淋淋的现实生活所迫。
 
当一个人单身又处于没有工作或非正式雇佣状态,那么不仅是“血缘”和“社缘”,往往连“地缘”也会被割裂。现在这个社会仿佛已经不存在“地缘”关系,因此育儿就成了与周边人产生联系的重要转机。一个地区的育儿社团、幼儿园、小学等机构经常能够将该地区闭塞的人际关系打通,然而,单身人士如果自己不积极努力与地区产生联系,就会被从“地缘”中割裂出去。在社会上,“没有归属感”“没有立足之地”,恐怕不仅仅是她们个人的问题。

上一篇:美国最大敌人是谁?民调结果出炉:并非中俄两国,而是美国自己

下一篇:董光璧:“生态马克思”或可成为生态文明导向

渝ICP备17005727号-2  |   QQ:241839300  |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南城大道28号渝南佳苑  |  电话:19936611610  |  
Copyright © 2021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zyc.langhua35.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